黄峥怒了,拼多多天价索赔“差评”,意在杀鸡儆猴

黄峥怒了,拼多多天价索赔“差评”,意在杀鸡儆猴

无中生有地中伤;或被恶意夸大渲染,贴上某种标签,对品牌建设来说,确实是一种结实的伤害。

难怪感到痛楚的品牌商会奋起反抗,不愿意坐以待毙。

最近,闹得众所周知的,就是黄峥怒了,将“黑”拼多多的营销机构“差评”告了,高分贝扬言索赔1000万元人民币。

躺着中枪,被诬陷为洗钱工具

事情的起因是“差评”在5月26日发布了一篇《拼多多店铺沦为博彩网站洗钱平台,单店日洗钱50万!》的文章。

一看标题,就知道是一篇十分劲爆的文章,点不点进去看内容,都有点触目惊心,让人对拼多多怒其不争,敬而远之,形象尽毁了。

这篇文章的杀伤力,确实够威够猛。

如果“差评”有实锤证据,拼多多被不幸言中,估计黄峥就不会那么高调地进行维权,而是私下地勾兑,以息事宁人了。

可拼多多称,这是“一篇彻头彻尾的虚假不实文章”,因为“后台记录显示,差评文章中提及的所有店铺均在差评文章发布之前被风控系统屏蔽”,洗钱的事情压根儿就不存在。

拼多多的风控负责人从专业角度驳斥该文“无视拼多多联合微信支付、支付宝等支付平台在政府有关部门指导下打击网络灰黑产的工作,对拼多多公司的声誉进行恶意夸张贬损”,希望“借法律还拼多多一个清白和公道。”

难道是“差评”在危言耸听,为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,故意打击拼多多?

作为局外人,笔者不清楚“差评”是有实锤,还是无中生有,恶意中伤拼多多。但拼多多的天价索赔够耐人寻味,传递了很多重要信息。

发展速度令对手眼红

俗话说,枪打出头鸟。只有成出头鸟了,才会被对手和研究者关注,成为打击目标。

立足于社交电商,2015年4月创立拼好货,2016年9月与拼好货拼多多合并,虽然只有短短三四年时间,拼多金就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“电商第三极”,与淘宝、京东并肩而立,并于2018年7月26日,成功在美国上市,目前市值高达230亿美元,是传统互联网企业搜狐的40多倍。

更重要的是,拼多多发展依然迅猛,就像铆足了劲的高铁。

据拼多多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,平台2018年实现GMV4716亿元,同比增长234%。

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12个月期间,拼多金平台年活跃买家数达4.433亿,较去年同期的2.949亿净增1.484亿,同比增长超过50%;Q1季度,拼多多移动客户端平均月活用户达2.897亿,较去年同期的1.662亿净增1.235亿,同比增长超过74%。——该项数据仅统计拼多多APP入口月活用户,未包括通过社交网络和其他接入口访问拼多多平台的用户。

在综合类电商行业内,拼多多月活用户规模位列第二,月环比增速继续保持第一。TrustData报告显示,拼多多与抖音的月活用户环比增速保持全网领先。在综合类电商行业内,拼多多月活用户规模位列第二,月环比增速继续保持第一。

这种发展,令关注者侧目,让竞争对手恐慌,已经成为出头鸟的拼多多被“黑”全在情理之中。

注重舆情,正品牌视听,迫在眉睫

1000万,1000万哪!

这个数,对拥有“差评”的营销机构来说,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。如果坐实“差评”是在无中生有,恶意中伤,并被法院依据拼多多要求数字判决——这种可能性很小,那应该可以让“差评”东家倾家荡产,倒闭清算了。

营销机构是靠赚钱活下去,干这种活,往往艰难,日子并不好过。1000万应该要接很多单,干很多活,费很长周期,才能赚回来,真心不容易。如果后面没有某种暗势力兜底,1000万确实是该营销机构不能承受之重。

或许这次“差评”是结结实实地把黄峥惹毛了,开出这个天价索赔,希望一次性将“差评”弄怕,以后噤若寒蝉,老老实实给我闭嘴。

当然,拼多多起诉差评东家如此大张旗鼓地索赔1000万,更在“杀鸡儆猴”,要那些不怀好意或被操作的所谓媒体自媒体紧急刹车,到此为止,不要再有非分之想,免得惹祸上身。

确实,从网上舆情看,拼多多是在被打击中不断发展壮大的,负面舆情俯拾皆是。但毕竟拼多多发展起来了,成功上市了,走在通往高大上的阳光大道上了;如果再听任负面舆情发酵,拼多多的山寨货和非法洗钱的标签被贴上,对以后运营向积极方向转型以及品牌形象的维护和建设,都是一种致命的伤害。

给品牌止血止损,已经成为拼多多实现良性发展面临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重要课题。

拼多多起诉差评索赔千万 称差评“洗钱”文是恶意贬损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